木灵山与

现充实习生,沉迷剑三☆失踪人口持续失踪…

【藏毒】大结局。好聚好散。

很久很久以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两人相识的朋友跟曲漓聊天。谈到了叶陌。

曲漓先是愣了一下。继而笑开:“他啊,我不知道啊。我们分手了。”

问的朋友也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怔怔的:“是吗…什么时候的事?”

“三年?两年?几个月?”曲漓歪头想了想,“我也记不清了。”

曲漓从来是个记忆力很好的人,她说记不清,朋友也不好再追问。只好换了个话题:“为什么?”

曲漓站了起来,问他:“你见过太阳雨吗?”

朋友不太懂她的意思,还是点了点头。

“对呀,太阳雨,既有阳光也有雨。比起单调的雨或是单调的阳光,更有意思不是吗?”

“嫌烦了?”朋友迫切的想知道些什么。

“听我说完。”曲漓顿了顿,继...

[策藏]123木头人

前略。

——————————————————
薛仁虎回军营之后不久,周边小国来犯城池,天策府领命带兵出征,加上江湖上几派援手,算得上大获全胜。
而叶浊衣的病情也在这段时间里转眼好了大半。春转夏的时候连绵雨天难受过一阵,之后变跑跑跳跳,毫无异样。
再见面的时候,初夏的雷雨刚过,叶浊衣又是大病一场,别说出山庄了,就是房门都不准迈出去,可把他憋坏了。
薛仁虎一回来就找他,说说闲话,给他讲军营里的事。本来薛仁虎想从正门走,结果一说来见叶三公子的,三下五除二就被轰了出来。索性老办法,越过高山穿过树林,溜进来。
叶浊衣喜欢听好玩的,算不上盼着薛仁虎来,只是来的时候,薛仁虎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听着,累了困了,眼一闭...

[策藏]123木头人

借梗,梗源空间。A暗恋B,若A使劲向B暗示B还不知道的话,那B会渐渐变成木头人,两情相悦是解药,A放弃B也是解药。
天策大将军:薛仁虎
藏剑三少爷:叶浊衣 —————————————————————
从小,藏剑山庄的三少爷就是被藏起来的存在,世人只闻二少爷名号,大名鼎鼎,如雷贯耳。三少爷叶浊衣却鲜有人知。 就连刚出生的小小姐,名字还没取上,来访的客人数量都超了十六岁的叶浊衣。
在叶浊衣还只有两三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请遍名医,也只是换来连连摇头。
偶然的机会遇到游医医圣,这医圣说来蹊跷,江湖上盛传此人医术高超,这算命似乎更胜一筹。神出鬼没,云游四海。叶三公子碰上他算是碰上了救星。
医圣捻着手指,

【藏毒】④我回去啦,下次见!

曲漓和叶陌碰上面的时候正是雨下的最大那几天,火车延迟了好几个小时,就差没再睡一觉了。
从火车站出来的时候曲漓给叶陌打了个电话,陌生的城市她只认识他。叶陌问了好半天你在哪儿,她也不知道怎么说,就举着电话慢悠悠的从车站里走到外边。熬了一夜没睡又延迟了几小时,整个人累的脑子都是钝的。
“哎,你站着别动,我看到你了。”
正听着手机那头叶陌说了这么一句,身后立刻被人碰了一下,曲漓回头,就看到叶陌对着她笑。没好气的也笑了一下。
“累不累?”叶陌一边问一边接过曲漓的背包。曲漓摇摇头,但是整个人快挂到叶陌身上了。
瞅她这样叶陌也是没辙了,搂着她肩低了头问她:“打车回宾馆还是陪你走走?”
“走!我想转转!”刚刚还一副病怏怏...

【藏毒】③我想要一个插件情缘啦!

我跟你们讲哦,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恋爱中的女生才会变笨,她有可能…本来就笨…
上一回说到,这曲漓呢有个情缘,也就是那个已经A掉的丐哥,丐哥呢在还没A的时候陪过曲漓几次,结过几次图,玩过几次双飞,插过几次旗(那时候曲漓还是修的毒经),放过几次烟花,后来丐哥A了,从也不主动找曲漓,回消息也是看缘分,渐渐的,曲漓的小脑袋瓜啊就又被四处而来的秀恩爱给淹没了…
挺巧的,也快到二月了,这二月七号就是大年初一,二月十四就是情人节,这一天天的曲漓也开始一天天嚷好像撩个插件情缘每天一起玩一起秀恩爱呀。
说起来,情缘那么久,丐哥和曲漓插件都没绑,曲漓又开不了口说死,那也是,怎么死啊,插件都没得断。
“你要撩一个插件情缘?...

【藏毒】②工作党的时间也可以吗?

其实吧,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曲漓先撩的叶陌还是叶陌先撩的曲漓,硬要说的话,可能是叶陌吧。
其实他们刚认识的时候,曲漓是有情缘的,是一个丐哥,可惜早早就A了。平时也不找曲漓,都是曲漓闲了累了寂寞了,戳一下,指不定是一天,两天,三天,收到个回复。久了也就慢慢不找了。女孩子嘛,向来是不喜欢热脸贴冷板凳的。
叶陌找曲漓也算不上频繁,也就三五天,想起来了逗一逗,兴致来了多聊几句。
有时候聊得浅,无非是什么你上课还玩手机,你上班不也偷偷玩之类的,有时候是帮忙卡个排队晚上好打攻防。还有时候就是互相讲黄段子发黄图。
嘿!那个姑娘!男孩子给你讲黄段子发黄图是让你害羞的!而不是让你说个更黄的发个更黄的好吗!!!
嘛,反正这不...

【藏毒】①你的衣服挺好看的,嗯

有一句歌词是这么说的,只是因为在人群里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忘却你容颜。
对于曲漓来说,大抵对那藏剑山庄的大傻蛋就是这么个感情吧。
说起来两人也算不上熟络,曲漓呢算帮里半个元老,那时候浪的很,明明是个奶,非冲到绿名堆边缘远远朝红名堆丢个蕨菜,一时间还真搞不清楚是想奶谁。有时候玩过了,跑远了,被什么蜘蛛呀和尚呀,啪叽一下抓红名堆里,就只能哇哇惨叫。
这叶陌呢,刚从藏剑山庄出来闯荡,折腾着弄了点装备,赛季初一身820没齐就打了个五段,想来还是挺厉害的。装备差是差,但是艺高人胆大呀,藏剑最出名的除了钱不就是那山居剑意风来吴山?举着快一人高的重剑哐就砸红名堆里,抡着重剑顺势一个风来吴山,紧接着人头就来了。
他两...

【林方】不举——①

其实这是一篇给别人的生日贺文,不要问我这个梗是怎么回事。当初我是想老林坐的飞机失事了方锐特难过结果发现林敬言根本没上飞机提前回来给他惊喜了之类的老梗,发现没什么意思,就吐槽了一句“我一开始写林敬言的灰机,坏掉了”。结果这个人吧就回我:“你丫有病呢吧?谁见过生日贺文老林一开始就X功能障碍的!”我突然就灵光一闪,来思路了(。本来吧我也是不想发的,结果他们非逼着我公开,让全世界的林方都知道我让老林不/举。哎呀人家好害羞哦出名了怎么办(bu。总之我就被逼着来发了,嗯,打人别打脸,谢谢谢谢w


——————————————


方锐爬在林敬言身上乱摸的时候林敬言就那么面无表

【剑网三】【明唐】朝圣言

前言传送门-缴械

——————————————————

上回说到,这陆焚烟跟唐瑜求了情缘,唐瑜也“不小心”应下了。这陆焚烟平日里就爱对着唐瑜使坏,哪怕边儿上经过三两个十万血左右的小号也是看都不看,就盯着这快一万的炮哥。

有时候唐瑜恼了,就回头给他个逐星,发个发怒的表情,陆焚烟立刻回他一串的猪头。憨厚的猪脑袋让唐瑜的气很快就消了。

毕竟不同阵营,陆焚烟总是从龙门拐角那块大石头开始,跟着唐瑜走到飞沙关门口便转身回那块石头待着。久了唐瑜也奇怪他在那里干什么,交了任务就追过去看他逗猫,站上几秒就会发现刚刚还在逗猫的男人已经玩起了他的弩。

唐瑜抢回弩,啐他一口:“小孩子吗你!”陆焚烟从来不回他...

【剑网三】【明唐】缴械

明教:陆焚烟     唐门:唐瑜

陆焚烟是个闲人,超级大的闲人。每天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蹲在龙门荒漠拐角的大石头上打坐。他强调,他这不是劫镖,他才八千六百多分,能截谁?对,这是一个浩气盟的喵哥。

坐的久了,腿有些发麻。陆焚烟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哎,小唐门。他发现了落单的小号,正好闲着也是闲着,干他一票。想着,敛了气息,快速的靠近了这个悠哉悠哉骑着马的小号。

“诶?”本来还哼着小曲儿的唐瑜发愣的看着空空的手中,明明自己已经记得带上弓弩了,刚刚还玩着呢,怎么没了?

还在发愣着突然身后就响了风声,似乎是什么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连忙侧身躲开,定睛一...

© 木灵山与 | Powered by LOFTER